良凯网 > 故事会  >  正文

沙漠中的“叮咚”

发布时间:2020-06-29 18:48:29 来源:良凯网

如果你打开地图看一看,你会发现沙漠中的绿洲大多背靠高山,面临着沙漠。高山上是一片冰雪的世界,终年白雪皑皑。每当夏日到来,冰雪会融化变成清澈的河水,浇灌着山下的土地,滋润了树木,青草的成长,也为牲畜提供了繁衍生息的机会。

如果你身处其意境中,一定会被它的神奇与美丽征服。

马克是一位身经百战的探险家,足迹遍布五洲四海,他曾经攀登过中国的珠穆朗玛峰,曾经来到过延绵万里的长城,观光过千年古都紫禁城,甚至新疆的伊犁都去过。

这次,他专程从美国飞来中国,要和自己的妻子来一次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徒步穿越。

塔克拉玛干沙漠位于塔里木盆地中心,东西长约1000公里,南北宽约400公里,面积33.76平方公里,如果走东西方向,不吃不喝不拉不撒,一秒一米要走4.62962963天,南北要11.57407407天。

马克选择穿越的路线是南北方向,大概要行走12天,这个对于经常挑战自己生理极限的马克来说不是一个问题,但问题是,自己还带着妻子——一个每天只顾忙着家务的女主妇。对于他妻子来说,肯定不能连续行走这么遥远的路程,中间肯定有长时间的休息,这又增加了挑战的危险性。

不管面临的困难如何,马克夫妇还是认真地准备着。

他们将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南端于田县出发,向北走,过琼马扎,然后途径克里雅河,会看到尼雅古堡,然后继续前进,到阿克苏完成任务。徒步穿越会遇到沙尘暴,然后是缺水,中暑,迷失方向,流沙,还有海市蜃楼。还有,幸运的话在穿越的这个7月份有雨,很小。在路途中交好运的话会有绿洲,然后也有强盗,最后沙漠里会有蛇,还有蝎子,当然还有强盗,他们都不算什么牛的,最牛的还是沙漠龙卷风。

徒步路线和一些基本概况都了解过之后,马克和妻子开始上路了,他们每个人身上背着二十公斤的纯净水,和一些干粮,基本够吃十二天,如果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剩一点。

他们开始进入沙漠,开始的时候,他们精力饱满,所以边走边尽情地唱啊,跳啊,玩得很开心。不知不觉,他们进入了沙漠的深处。内心的一种陌生感和与世隔绝的恐惧感油然而生。

妻子很惊慌,马克安慰他说:“我们有指南针导航,正在走着正确的路线,很快就能穿越过沙漠了。”

妻子听完丈夫的话,心情稍微安定了下来,毕竟丈夫是久经沙场的老探险家,更加危险的地方都去过,难道还怕这么小的挑战吗?

于是,他们又怀着期盼的心情上路了。

可是,梦魇降落在第二天的五点钟。

天气开始变坏,天昏地暗,飞沙走石,狂风怒吼,满天黄沙沙石狂舞在苍穹。

一切的状况都预示着灾难的到来。

这场沙漠龙卷风来得太突然,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做好准备,也许是他们疏忽了。

因为此时,马克夫妇两人正在离着驻地几百米的地方观察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头,手头上只带有一瓶500ml的水瓶,其他的一切装备都放在驻地。

明白将要发生龙卷风的马克赶忙向驻地奔去,走时撂下一句话:趴下。

妻子趴在地面上,看着丈夫消失在昏暗的沙尘中,泪流满面,深怕丈夫回不来了。

这时,马克已经跑到驻地,正准备将水袋背在肩上,蓦地,猛地刮起一阵气流,将水袋吹飞,自己也被抛向空中。

之后马克就没有了记忆。

直到马克醒来,他才发现自己躺在妻子的怀里。妻子正用她那温柔的手抚摸着马克的头。

“你还好吗?”马克醒来的第一句话是关心妻子的。

“我还好,只是我们的水和装备都没有了。”妻子泣不成声,手抖得厉害。

马克安慰妻子道:“有我呢,怕什么?”妻子也肯定地点点头。

一连好几天,两人滴水未进,有时能够看见面前是一幅画:青山隐隐,溪水潺潺,浪花朵朵···丈夫在身边笑着说:“曹操望梅止渴,我们就望水止渴吧。”

妻子望着丈夫血红的眼睛和干裂的嘴唇,扑在了丈夫的怀里。

马克累了,睡着了。醒来的时候,忽然听到“叮咚”一声,马克惊喜地叫起来:“水声!是水声!”

妻子也是一脸的喜悦,两人相扶着循着水声深一脚,浅一脚,跌跌撞撞地往前走。他们走了好久,走走歇歇,歇歇走走,水声一直在耳边络绎不绝。

不知道走了多久,他们再也走不动了,瘫坐在沙丘上。

两人干瘪的眼神中露出了绝望的眼神。到底水在哪里?为什么一直听到水声,但是却不见水源?

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马克。

难道我们要困死在这里?大丈夫为伟大的事业而死也是值得的,不!我们不会死的!不会的!马克心里面凄苦万分,但是他始终笑着面对妻子,为妻子鼓劲。

这时候,一条黑线逐渐地被拉伸,拉长,然后呈现在马克面前一只骆驼队,那悦耳的铃铛声萦绕在耳边,令人打起精神来。

“是骆驼队!我们有救了!”马克发疯似的摇晃着妻子,妻子受不住摇晃,伸出一只手拦住马克。

那只手紧紧地抓着一个竹筒,竹筒上绷着几根发丝,竹筒口和发丝血迹斑斑,而妻子的食指和中指已经血肉模糊。

马克拿过竹筒,小心翼翼地拨动着发丝,只听“叮咚”一声,水声立即弥漫在他耳边。

他看着妻子,老泪纵横,正想要紧握妻子的手,与之前不同,这次却扑了个空,自己的双手像是摸着空气一样。

马克再次尝试抓住妻子的手,却真的再也抓不住。

“马克!我已经死了!在龙卷风过后就已经死了!不要伤心,也不要难过,回到家去过你的生活,好好照看我们的孩子,让他们长大成人,我在阴间一定会祝福你们的。”妻子的泪水慢慢地划过脸颊,妻子的容颜也慢慢褪去,消失在广袤无际的沙漠之中。

“不要!不要!”马克的呐喊着,啜泣着,哽咽着,一直哭到商队离开。


线上客服机器人多少钱 http://www.easyliao.com/
良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