良凯网 > 故事会  >  正文

最棒的鬼故事

发布时间:2020-06-28 18:20:02 来源:良凯网

“如果有谁能写出最棒的鬼故事,我就考虑做谁的女朋友!”班花舞依这么说着,于是,就连从来不看书的屌丝也开始写起了蹩脚的鬼故事。。

终于,有一篇鬼故事脱颖而出,作者是九尾太,虽然算不上是真正意义上“最棒的鬼故事”,但主角舞依很喜欢,那么它就是最棒。其实细心的同学,也早就看出了舞依的心思,她一直在等待着他的故事。除此之外,九尾太的故事本身也不差,尤其是女鬼幼月,刻画得惟妙惟肖,虽然少了几分恐惧的色彩,但多了几分阴暗,忧郁的美感。却有这么一个人,他不这么认为。

“这是什么垃圾东西?”大昆拍着桌子叫着,“傻X 浪费老子的时间,二B,回小学再读十年吧!狗娘养的,真不知道你爸妈是怎么把你下出来的!狗B。。。”九尾太咬着嘴唇低着头默默的走出去,但大昆还是不肯放过九尾太,依旧冲着九尾太的背影不依不饶地骂着,“够了啊!”哲雄拍着桌子站了起来“九尾太天生脸皮薄,至于这么说他吗?有本是你也写一篇出来啊?”“傻X,二货你也是逗B"大昆毫不示弱地回击道。哲雄一脚踢翻面前的桌子,指着大昆咬着牙狠狠地说了句“给我等着!”便摔门出去了。

“大昆同学,”英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“大昆同学,你可能是不善于表达吧,即使九尾太同学的故事写得真的很差劲,你也不能这样说人家的,必定人家是用心花了时间去写的,如果你觉得他哪里不够好,可以指出来,他也许还会谢谢你,必定别人也没义务。。。”还没等英率说完大昆又张嘴骂道“傻X,你一样,四眼垃圾!”英率听了,顿时血气上涌,抡起拳头要上前打大昆,幸好被旁边的小海一把拉住,“英率,冷静,为这种人不值!”英率听了之后,一把甩开小海,瞪了一眼大昆,气冲冲地走了,小海也叹了口气,跟了出去。

无人的小巷,这是舞依回家的必经之路,尾随舞依的大昆看准机会一把把舞依按在墙上,“舞依,舞依,你听我说,其实我是喜欢你的。。”舞依恶狠狠地盯着大昆,打断他的话“喜欢我?写篇鬼故事,堂堂正正的追我!”“我不会写鬼故事,”大昆装出一赋可怜的样子“我不会写鬼故事,但是,我很爱你,真的很爱你,为了你,我可以以所有人为敌!我之所以说九尾太,也是因为不想失去你,不想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好!”

“哼”舞依冷笑了一声:“为了我?我看到是你,乐在其中。无耻!”“这样说我”大昆如同变脸般狠狠地说道“要么做我女朋友,要么,我现在就办了你!”舞依看了看大昆,不屑地说:“办了我?你估计没那个胆!”“你!。。”大昆一下憋得说不出话来。“哟,哲雄!”舞依突然向大昆身后打起了招呼,一听到哲雄的名字,哲雄指着自己的鼻子,那个恐怖的表情,还有那句话,顿时浮现在大昆的脑海中,大昆拔腿就跑,只留下舞依,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小巷中,哲雄从未出现过。。。

“幸亏跑得快,我可打不过哲雄那家伙。”一口气跑回家中的大昆喃喃自语着,“吱"突然间大昆家的灯光全部熄灭,黑暗让世界显得寂静,只有大昆的心跳混杂着时钟的滴答声,窗,是开着的,月光就像是打翻后花瓶里的水洒在房间里到处都是。只是房间里多位少女,白皙的脸蛋上,一双鲜红的眼睛,就如同她身上的连衣长裙一样的颜色,瀑布般的黑发垂落在腰际,像房间里的月光一般的忧郁,大昆看见如此美女,不禁咽了咽口水,“美女,我们做朋友吧。”大昆似乎已经完全不介意她是人是鬼,也不在乎她是怎么来的,目的何在,因为,他被她的美丽给迷住了

“如果,有人拆散你和你的爱人,你会怎么做?”少女幽怨的声音夹杂在风里,分不清,谁才是风,“亲爱的,如果有人要拆散我和你的话,我绝对会卸了他的腿!”大昆一边嬉笑地说着,一边靠近美女,只是,他再也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,他没有双腿身躯掉落在地板上,他的双腿,现在应该是两截残肢,无力的倒在大昆的身体两侧,“我这么爱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?!”这次,大昆的谎言中充满了恐惧,他似乎以为这只是面前的美女给他开了一个玩笑,或者是对他爱情的一次考验,红衣美女蹲在了他的面前,面无表情地对他说:“九尾太和舞依是相爱的,因为你,他们的爱情变得并不明朗。”

“你听我说,”愚蠢的大昆依旧没去判断面前这位红衣美女的来历,他的欲望淹没了理智,“我真的是爱你的,真心的!”“爱我?你甚至都不认识我,”红衣美女淡淡地说着“如果爱我,你为何辱骂我,说我是个拙略的作品。”作品?大昆仔细地打量着红衣美女,哈哈地笑起来,“我还以为会是谁呢?这不就是九尾太写的那只垃圾女鬼幼月吗?九尾太是傻B你也是傻B,写的什么垃圾东西,一点都不吓人,即使放在现实中也不恐怖,真垃圾!”大昆一把抓住幼月的衣领“你根本不该存在!你TMD连人都不是,只有人死了才会变成鬼!你根本没办法把我怎么样!是说,我的腿断了都感觉不到疼,肯定幻觉什么的,你跟本没办法对我造成伤害!”“啪”幼月给了大昆一记响亮的耳光,站了起来,不屑地俯视着大昆,大昆摸着自己发烫的脸颊,仰视着幼月,月光下幼月是如此冰冷,这时钻心的疼痛从断肢处传来。

“万物皆有灵,恋恋不忘,必有回响,”幼月轻吟着,走到门口“九尾太写文章时没日没夜的思考对我努力地描写与刻画,他所付出的汗水就是我的父亲,而短短的一篇鬼故事所包含着的两人的爱慕,九尾太与舞依彼此的思念,便是我的母亲,我被冠以鬼的名字来到这个世界上,虽说没有毁灭世界的力量,但杀死你,还是可以的。。。”

“我错了,姐姐,幼月姐姐!别杀我,别杀我,”大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磕头求饶,现在他的心中充满恐惧,他,害怕死亡。“不杀你?还是可以的。”幼月平静的说出了让人惊喜的话,“我还可以治好你的双腿,只要你能到我这来。。”说着幼月走到了门口处,距离大昆,仅仅十二米,大昆什么也不说了,强忍着伤口的痛楚,艰难地向幼月爬去,可他每爬一步,就像无数的钢针扎在手上,疼痛无比,可当他抬起手,手上竟无伤口,每挪动一下身体,腹部就好像被利刃削去一层,他俯视地上,地板光滑。

大昆忍受不住疼痛大叫道:“你要杀我就快点杀我,用得着这么折磨我么?”幼月看了看地上的大昆喃喃地说道:“要我杀你,你也得走到我的面前来,无论你动还是不动,只要你还在这个地面上,你就会饱受如此的痛苦,因为你的话语就像钢针一般插入了别人的心,他们的心,比你现在身上的痛,更疼。”终于,大昆忍痛爬到了幼月的面前,“求求你,救我。。或者。杀我。。”满脸泪水的大昆寻求着解脱,而幼月仅仅只用一只手,又把大昆丢回了原点。

“为什么?为什么,你言而无信!”大昆绝望地吼着“爬过来!”幼月没有直接回答他“别人花几个月甚至几个星期创作的作品被你几句话说的一文不值,你才爬区区十二米,你能诋毁别人的努力,我就能践踏你的痛苦!”幼月笑了笑,接着说道:“加油,你不动疼痛会加剧,有个目标分散下注意力也许还不会疼,你不是说爱我么?现在朝着你爱的人努力吧,放心,我已经帮你止血,你不会中途死掉,我高兴的时候,自然会让你解脱。”

尖锐的警笛声划破拂晓,几个民警冲进教室,“不好意思同学们,”一个民警清了清嗓子说道“你们班的大昆被人肢解惨死在家中,我们特地来调查下。。”民警的话还没说完,哲雄就高举着双手鼓掌说道“条子!你听好了,即使这个凶手不动手,我哲雄也迟早要弄死他!”班上其他人也随之欢呼,欢呼声中,舞依看了看九尾太空着的座位,默默念叨“你要是晚一天转学,该多好。”这时小海走到民警的面前:“警察叔叔,请回吧,这里没有人会提供线索。。。”

还没等小海说完,英率也走到民警的面前,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,恭敬地说道:“条子,啊,不,尊贵的警察先生,请您转告大昆的家属,他们应该好好地谢谢这为凶手,如果大昆还活着,我敢保证,他们家将来会有不少麻烦,走在路上都说不定被路人唾弃。”就这样,大昆的案子成了悬案,一直未破。世界上,没有人会喜欢喷子,因为,他们永远不知道自己图一时痛快说出的话,伤人有多深。


上海开锁 http://6498109.shop.m.liebiao.com/
良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