良凯网 > 故事会  >  正文

网上走下的绣鞋(3)

发布时间:2020-06-26 19:56:19 来源:良凯网

"现如今这金子全部是我的了,我要将他们全部搬走。"老方丈推开了吕秀才,将自己的袈裟铺在地上,疯狂地往里装金子。吕秀才只好捡了自己的薄衫,站在旁。故事大全致力于收集和发布发生在大家身边的真实灵异事件。如果您是一个鬼故事爱好者肯定会喜欢今天这一篇网上走下的绣鞋(3)!

第二天起床,我感觉眼睛异常的涩,头似乎也不是我的般,反应迟钝。后之后觉的上完

早课,正想回去补"怎么不接电话呢?是不是家里人打的啊!听哥的,赶紧回个电话,别让家里人担心。"眠,没想到一个平时自称超声波的人在教室里大叫:“听说了吗?**

学死了两个男生,据说还是一个寝室的呢。好象还有一个是学校()女妖传说里的草魁哦。”我一惊

直觉想起了每夜几乎都要出现的那个梦,梦中的人?阿修罗和句号,瞬间在我的头脑里

现了。不会的,一定不会。

我象疯子一样冲到了他们学校,迎接我的是两具被白布覆盖的残破身体,我没力气

看他们最后的样子,令我惊讶的是自己那猫的眸子很漂亮,皮毛又是没什么杂色的金黄,长得很标致,看上去干干净净,点都不像没人管的流浪猫,不过在这带出没的小猫小狗,大抵上都是没人要的。竟然没有昏倒。而是很镇定的走到了他们的寝室

盯着阿修罗的床铺,我第一次伸手替他收拾了床上的东西,再这之前他是一直不准许我

他的任何东西,现在他走了,我似乎不需要任何人的准许了吧。抱起了他的枕头似乎那

面还有他的味道,淡淡的烟草,淡淡的香水。我又一次放纵自己怀念起那个人。他该什

也没留下吧,可是为什么我还不死心呢?我拼命的翻找他的遗物,肆意让泪水落在他的

上。是的,他至始至终都没爱过我。他甚至连死也不通知我一声。

不知何时我睁开了眼睛,泪水瞬间模糊了原本哭肿的两个窟窿。

“回来了,都过去了,我们都在。”是谁的声音,好窝心啊。我回家了吧?

“答应我们一声,不要要我们担心。”

“你不该去的,你昏了好久。”

我闭上了眼睛,不知道那还算不算是眼睛,后来听同学说,那时我象个瞎子,有的

只是

两个洞,空无一物。

“他什么也没留下。”我喃喃道。

“他没爱过你吧,其实你也没爱过他。”

“我累了,要睡了。”

“明天该是新的一天,你要不要我们叫醒你。”

“如果我想醒,方圆听到她的声音,如遇救星,赶紧点亮台灯,蹦下床铺,步并作两步走到门前,拧开了门锁,打开房门。开门,正见到艾妮睡眼惺忪的倚在门口,亮光照在她的脸上,她别过脸去,问道:"圆圆啊,咱别惊咋的行吗?这都几点了。。。"她乏力的打着哈欠"其中位朋友又讲了件发生在厦门湖里区家医院的真实故事,位姓何的医生在下班后加班为个病人动手术,段时间后,手术台上的病人宣告死亡。当时已接近午夜,焦头烂额的外科何医师正要从楼坐电梯回家,正当他走进电梯,转身按完电梯按钮,电梯门要关起来的时候,有个护士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,医生连忙把电梯门再按开,让那位护士进来。去看看吧,看看我们去了以后,那灵媒怎么说。"父亲少见的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事儿起了兴趣。奶奶听到父亲应允了,喜出望外,说要挑个好日子再去找那灵媒。。就不要叫。如果我不想醒,你们叫也叫不醒。”

……

或许明市外,队人正在清理个车子的拉圾,个人说到:"唉,这些人真可怜啊,大半夜的坐车掉沟里了,.""听说个蓉。"只见扒出来的遗体中,有司机还有那个女孩子,"咦第个蓉"这时,边传出声来:"找到了,第个人当郝文武伸手去接那女子递过来的汤时,眼睛才注意到这是个貌如天仙的女子,手下没有注意,汤"啪"的声掉在地上,碗碎了地。"哎呦"郝文武从梦中惊醒过来,此时已经是第天的早晨了,他的口水已经濡湿了大半个枕头,摸肚子还是瘪瘪的,自己只不过做了个黄粱美梦而已。"唉,要是我能有袋子铜钱该有多好啊!"他喃喃的说。没有吃的,他没有任何力气,头也昏昏沉沉的便打算继续这样睡下去。"咚"的声,昨天见得那只大老鼠又出来了,它嘴里咬着个袋子,快速的跑到郝文武的面前丢在地上。他瞄了眼,是个钱袋子。他顿时有了力气,爬起来抓起钱袋快速的打开看,天哪,居然真的是袋子钱。,可惜,还是个学生呢!!!"天我该去上网……隐隐约约,似醒非醒。该来的还是来了,承受不起你就不

是阿

修罗,梦里吧?他似乎又回来了,依然的俊伟,不苟颜笑。是他在说不过现在我们至少有了个共同的仇恨对象——罗薇是公司力捧的顶级模特,入行十年,按规矩,我们得称呼她为前辈,但私底下。大家都叫她"老不死的欧巴桑"。虽然在常人的眼里,她并不算老。话吗?后面是句号

吧,

他其实一直也很帅气,只是阿修罗的道行远远胜过了他。我迷惑在阿修罗的怀里。“你

眼里

的冰冻到底为了谁?为什么我总感到你的冰冷?可是为什么你又爱的是他?难道他们俩披上衣服就走出卧室,刚到客厅他俩就傻眼了,只见小强此时正拿着玩具火车在那玩的不亦乐乎呢。是他的

道行

高过你?”句号的愤慨让我心慌意乱。

“不要问我,不要问我,我好累,你们走,离开我。”我无语大叫。

似乎是听到我的话了吧,句号没给我正脸的离开了,阿修罗居然留给了我一个依恋

的眼

神,缓缓移开了停留在我脸上的眼。我惊异于他的眼。“记得明天去上网相传,笛子是神秘的化身,笛声是指引灵魂的声音。死去的人,魂魄在阴阳两界游荡,只有当神秘的笛声飘扬于夜空,才能给迷途的灵魂指路。也只有笛声才能把你所爱的人的阴魂带回到你的身边。,我给你留了

东西

。”隐约的这是童家祖宗传下来的。可能是我们童家世代都是画遗像的吧!只要是童家的人握着这根画笔便能画出飘逸整洁的画像。我已经想过了,从你这代,我们便绝笔吧!反正现在城里人都是照相的。爷爷絮絮叨叨地说着。深沉,浑厚,那是他的专属。

“我记得了,阿修罗,你输了,你爱我的。”这该是一个嘴边带笑熟睡的夜晚……

我记得明天,我要去上网…

看来网上走下的绣鞋(3)还是没有吓到你,欢迎进入鬼故事栏目阅读更多鬼故事哦。

良凯网